颜希_💦

【农坤】斯文败类 03.

*ABO初试水   私设一大堆
*霸道总裁农×清冷医生坤
 
  
     
  
           『我痴迷黑夜,正如你向往光明。』
 
 
 
 

 
月亮悄悄的在乌云后隐没了身形。潮水般的黑暗密不透风的逼压而来,夜幕下的千千世界都镀上一层模糊的光影。
 
 
突然阴沉下来的夜色中,人的喘息声分外清晰。带着求生的欲望,带着震惊和畏惧。除此之外,还有一声不似人声的低低的冷笑。
 
 
蔡徐坤呆呆的坐在车里。打开的车窗将浓郁的香水味挥发出去,他才恍然知晓刚才的异样感来自哪里。整辆车里都是弥漫的血腥味,刺鼻的味道一股股涌上来,置身其中的人却没有丝毫正常人的反应,像是早已习以为常那般,亮若星辰的眼眸紧紧盯着西装革履的雇主,眉眼间竟然还缱绻出了一丝温柔。
 
 
   
突然,一个黑衣人像是终于明白过来般,颤抖着手指指向陈立农。
 
 
“你……你是……你是魁?!”
 
 
 
闻言,陈立农的周身迅速蒸腾起一层红色雾气,几乎在瞬间就凝成了形,聚成了一把三寸长的刀刃,将在压迫下完全丧失战力的五人一刀封喉。黑衣人应声倒地,陈立农眼睛里的两簇火焰却没有熄灭的趋势,反而越燃越盛,似要将这漫长的黑夜都燃烧殆尽。
 
 
蔡徐坤低低的叹了口气。
 
 
魁,生为异类。两种信息素傍身,一明一暗,一正一邪。魁幼年形态与普通Alpha无异,第二重信息素却是借由人内心恐惧之物而生。魁独立于Alpha与Omega,伪装成普通人隐藏于人群中,性情阴晴不定,神秘而难以捉摸。
 
 
 
不知是否该觉得庆幸,这罕见的族群,却偏生让他碰上了一个。
 
 
可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这四处弥漫的血腥味是陈立农以自身鲜血为引化为护身之障,若长时间处于高度兴奋,他势必会因失血过多而晕过去。
 
  
蔡徐坤打开车门,灵巧而敏捷的走到了陈立农的背后。对生人极度戒备的信息素在他靠近的时候却化为了轻柔的水波,缓缓在他身边流淌,没有让他产生任何的不适感。
 
 
“陈立农,跟我回去。”蔡徐坤附在陈立农的耳边轻轻说道。
  
随后他伸出手,将轰然倒下的高大身影稳稳当当接了个满怀。他有些吃力的把人背起来往家里走去的时候,眼睛忽然被乍现的光亮刺了一下。
 
他抬头看向方才还黑沉沉的天空。清晨疏朗的阳光穿透积压的铅灰色的云层,金色的光晕一直延伸到海天交接的尽头。微凉的风吹乱人的衣衫,唤醒了黑暗里蛰伏沉睡的纷纭万物,给之以温暖而充满希望的救赎。
 
 
陈立农,会不会也是他的救赎呢。  蔡徐坤低头看了看在自己肩上安然睡去的人毫无防备的睡颜,心里有那么一刻闪过这样的念头。
 
 
 
 
 

 
 陈立农是被疼醒的。像要把人撕扯开的疼痛感如同冲上沙滩的海水般冲刷着他的四肢百骸,硬是把他从迷茫的混沌中拉回了现实。
 
 
“醒了?”清冷的声音从手边传来,陈立农低头一看,瞥到熟悉的毛茸茸的头顶时,瞬间切换回了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蔡医生,我这怎么光着啊。”陈立农贱兮兮的挑着眉,盖着的被子滑下来,露出一丝不挂的上身。他有意无意的用手扒拉着自己的腹肌,一脸意味深长的凑过来,“你该不会……趁人之危了吧。”
 
蔡徐坤蓦的冷下了脸。他看都没看,手伸到背后就把某只伸进他衬衫里企图揩油的咸猪手拍了下去。
 
  
 
这混蛋还好意思说!
  
 
自己好心照顾他把他带回家,想把陈立农沾了血和灰的上衣脱下来洗干净,没想到这人倒是三下五除二脱得一干二净,还硬是把他压在身上不让他走,他就这么跟陈立农肌肤相贴了半宿,愣是连眼都没敢合。
 
 
陈立农仔细端详了他的表情,觉得自己可能说错了话,于是认错态度良好的往自己身边的位置重重一拍,“蔡医生,上来坐。”
 
 
 
蔡徐坤:“…………”
 
  
床上的人笑眼弯弯,唇红齿白,蔡徐坤的心底没来由的软了软。只要这人不犯浑,看起来还真是挺好看的。还正是他最偏爱的那一款。
 
 
于是他掀开被子坐了上去。刚坐稳,一只手就缠上了他的腰把他勾进了自己的怀里。头顶上的呼吸猛然粗重了几分,蔡徐坤不用想都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连忙往外掰他的胳膊。
 
“你都知道了。”陈立农的声音有些哑,压的蔡徐坤心里一沉,也安静了下来。
 
“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话里并无责怪之意,却让蔡徐坤无端生出几分窥见人隐秘的愧疚来。他试图安抚陈立农,声音也不自觉的放轻,“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好了。”陈立农的手在他腰上没轻没重的捏了一把,“错了就是错了。”他趁蔡徐坤走神开始不紧不慢的解他衬衣的扣子,等蔡徐坤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剩一颗纽扣在那苟延残喘,衬衣挂在身上摇摇欲坠,从锁骨到前胸露出一大片春光。
 
 
蔡徐坤冷漠的面具终于有要裂开的架势。
 
 
 
 
这个色欲熏心的伪君子!他到底是为什么把人带回家来,由着他变着法的戏弄自己?早知道昨天晚上就该疼死他算了。蔡徐坤心里恶狠狠的想道。
 
 
 
然而陈总并不会屈尊去猜蔡徐坤心里的弯弯绕绕,这会功夫已经把那颗可怜的扣子扯了下来,让蔡徐坤的上半身和他一样暴露在空气里。他搂着蔡徐坤的手转了个方向,猛的把人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他把膝盖挤进蔡徐坤的双腿间,修长的手指在他结实的小腹上流连着。
 
 
陈立农歪着头看了蔡徐坤一会,身下的人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泛红的耳根却偷偷暴露了他的心情。陈立农伸出两根手指,夹住蔡徐坤小巧的下巴,把他因为羞愤扭向一旁的脸掰回来正视着自己。
 
 
 
 
“嗯……该罚你什么好呢?”
 
  
 
他竟然还真的像模像样的认真思考了一会。
 
   
  
  
 
  
“不然……就罚你以身相许吧。”
 
 
  
 
陈立农坏笑了一下,身子猛的压了过去。他伸手按灭了亮着的床头灯,顺便掀起旁边雪白的床单盖住了两具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也盖住了一室的旖旎。
 
 
 
 

 
看来……今天会是格外美好的一天呢。
 
 
 
 
 
 
 
TBC.
 
到底陈总究竟能否如愿以偿呢?请见下回分晓。
 
  
 
 
 
*魁,行踪如魅,不愿轻易暴露身份,却只愿为珍重之人,放手一战。
 
 

评论(5)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