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林春晞

“霜河不渡我”

英雄归来

*ooc  现实取材
*老万时隔多年回归说唱圈设定
*写的自己都心潮澎拜
*给我你们的小手
   
    
放上前文链接
http://yanxi813.lofter.com/post/1efb053b_117cb08b
   
    
     
    
   
09.
 
“万语千言,不如面对风险。害怕牵连,所以从不抱怨。一路向前,快要到达终点……”
    
《英雄归来》的旋律流淌而出,登时让兴奋的白曜隆愣在了原地,脸色彻底冷了下去。
     
    
“谁允许你们用他的歌的?谁他妈给你们的胆子?!”
    
放哪首不好,偏偏是这首。当年闹的满城风雨的抄袭风波,他可还记得清清楚楚。他记得王昊刚录完这首歌的时候开心的像个有了糖吃的小孩子,有点得意的跟他炫耀着,眼角眉梢都带着暖暖的的笑意。以至于后来“抄袭”的帽子扣到他脑袋上,把蒙在鼓里的他所有的心血全盘否定的时候,他一度不敢看王昊的表情。他害怕看到他心如死灰的样子,害怕看到希望的光破碎在他眼底的绝望。
   
所以后来王昊离开后,他就自作主张的把这首歌下架,让它彻底消失在人们视线中。包括王昊的很多歌,他都不想再公开场合听到。他表情管理一向不好,万一听到哪句戳心的歌词,怕是会在镜头前就不管不顾的泪流满面。
    
    

   

可还没等他质问和发飙,台上远远传来一声低沉的磁性嗓音。
   
  
“Yo,Yo,what's  up!   这是P.G.O.N.E.   PG.one.  AKA万磁王。   Long  time  no see  everybody!!”
    

  
   
    
   
  
白曜隆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把目光钉在台上全黑look的某人。那人拿起了话筒,当年少年意气风发的张扬和高傲全都回来了,明亮的瞳仁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像是藏锋多年的利刃终于出了鞘,冰冷和尖锐的气场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让白曜隆仿佛看到了第一季时被评为手术刀般的万磁王。
    
     
那些辉煌的岁月丝毫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被淡忘,当他心中冷却的热血再度燃烧,当他终于鼓起勇气面对世间流言蜚语的不堪,当他重拾最初的最初对嘻哈的热爱,他将再次站上神坛。
   
英雄的脊梁从不会被现实的残忍压弯,当他昂起头直视鲜血淋漓的过往时,真正的英雄便要归来。所有的虚伪和肮脏终会重回滋生它们的黑暗里去,注定此生见不得光。
    
    
   
那人竟然还不管不顾的冲他甩了个wink,白曜隆捧住自己跳的颤巍巍的小心肝,心想自己这次的风头又要被抢了。这完全不需要自己再上场的架势,真的,久违了啊。他揉了揉酸涩的眼眶。
   
真是,又想要哭鼻子了。作为一个吊炸天的rapper,一点都不酷了。
    
    
    
    
    
    
    
10.
他头脑风暴的这会,台下场面几近失控。
  

“那是PG one吧?我没听错吧?他回来了?”
  
“四年了四年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他的舞台,圆满了圆满了!”
    
年轻的rapper很多没见过PG one的真容,此时听那些从第一季一直追到现在的人们激动的科普着,也仿佛能看到当年那个光芒万丈的大魔王。
   
“他虽然远离江湖四年,但江湖上依然流传着他的传说。”有人边忙着拍照边不忘回头插上一句。
  
白曜隆看到几个资历很老的rapper都忍不住站了起来,贝贝DP他们爬上了一旁的架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时隔四年归来的此刻蓄势待发的人。曾经的小黑粉们哭着喊着拥抱着,口哨声鼓掌声像要把天捅破。
    
    
    
   
王昊清了清嗓子,扯掉蒙在脸上的黑色口罩,悄悄弯了弯嘴角。
  
 
“DJ,please  drop  the  beat.   Let's  do  it !”
  
低沉而有节奏的旋律响起,“今天送你们一首《Born hater》,致敬嘻哈,感谢所有曾经爱过和支持过我的人。”
   
    
     
『人人都说我是battle  king
   铠甲像金闪闪一样bling
   AKA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发起疯来不要命
   背景像Billionaire一样硬』
  
举手投足间王者之风尽显无疑。舞台就是他的战场,说唱便是他的枪。犀利的歌词是伴着骚气的唱音,令热闹的场面瞬间安静。
    
   
   
『可万磁王当年没钱没势没背景
   写歌四处碰壁无人应
   黑暗中走太久他已看清
   这人心他妈跟哈尔滨一样冷冰冰』
      
台下的白曜隆望着嚣张狂妄的万磁王,双手举到嘴边,学着粉丝的样子吼了一句:
    
“帅!帅死我了!”
他的万万吃了那么多苦,还好,还好他还愿意回来。
   
    
   
    
『fake rapper别来跟我假惺惺
   劝你收拾东西滚蛋你非不听
   这是老子地盘你叫天不应地不灵
    败在万爸牛仔裤下可不要求饶命!!』
  
全场气氛再次达到高潮。人们内心的躁动因子被完全勾起,台上的PG one耀眼的像个王,让人忍不住敬仰。大概这便是神话,这才是他们所爱的嘻哈。
    
   
王昊越过人潮深深地看了白曜隆一眼,冲他无声的做了个口型。
   
“老子回来了。”
    
  
『You  are  born  hater
   wanna  to  put  me  in  danger
.   but  sorry  I'm  the  winner
.  .you  cannot   catch  me  forever!!!』
  
他把脚踩在灯台上,像从前无数次巡演时那样,用一个帅气的打枪姿势,“砰”地一声击中了所有人的心脏。
    
    
   
白曜隆没有看懂他眼里的深意,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做些什么,于是他不顾主持人的叫喊大步跑上台去,二话不说抢过了王昊手里的话筒。
    
“小白够男人。不愧是爸爸教出来的好徒弟。”贝贝很欣慰的晃着脑袋。
     
    
    
『这首歌可能有些矫情
   但说出来loser你也别不信』
白曜隆一字一句唱的缓慢而坚定。
    
『万磁王早已向全世界证明
   look at  his  hip-pop ring!!』
他拉出王昊藏在袖子里的手,无名指上的冠军金戒明晃晃的昭示着英雄PG one的正式归来。
   
  
于是台下相拥哭泣的人更多。白曜隆拔高了声音:
    
『You are born hater
   Shout  out  to  my  lover!!!』
上天到底是心太软,放了手让他们再续前缘。
  
这个夜晚因他们而澎湃,这场盛典因他们而精彩。所有人都相信,他们终将摆脱所有阻碍,变得更加强大。
     
   
  
  
  
   
 

    
   
    
    
11.
冠军的归属无需多述。倒是百万的长达几分钟的深情拥抱成为日后百万girl疯狂剪辑的名场面。
   
最后的最后,红花会众人一跃而起冲上舞台,将脖子上的金链向台下甩去,人群里从一开始冒出小的声音,到越来越多的人响应,形成震耳欲聋的声浪。在场几千人齐声呼喊。
   
   
“黑怕不怕黑,这是红花会!!”
  
   
   
   
   
还好你的爱足够长久,还好所有戾气过重的过往都日渐温柔。
   
还好你的情深,等到了我的回头。
    
  
白曜隆小心翼翼的吻落在唇上时,王昊轻轻闭上了眼睛,这般想道。
  
   
   
END.
   
  
正文完结。
百万真的是甜到心坎里。希望他们能一直像现在这样相互扶持着走下去。
哪怕前路危险重重,也不会放开彼此的手。
谁年少轻狂时没刻骨铭心的爱过。
爱一个人,只争朝夕。
愿你能找到属于你的命中注定的爱人。

英雄归来

*ooc  现实取材
*老万时隔多年回归说唱圈设定
*渣文笔  希望能看到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04.
“英雄归来日,与君共冕时。”
   
   
   
05.
2020年8月29日。中国有嘻哈第四季总决赛前夜。
日子还是照常过。
   
06.
白曜隆从浴室里出来,下半身围着浴巾,一只手拿着毛巾随意的揉着湿漉漉的头发,一只手大喇喇的握着手机和同在北京的DP视频通话。DP不知道又在哪个酒吧和妹子鬼混,嘈杂的人声从电话那端传过来,混杂着五彩斑斓的灯光弄得白曜隆有些心烦意乱。DP还在不放心的冲他嚷嚷:“白啊,别紧张最后一期放开燥,哥几个到时候绝对一个不落的去给你撑场面,肯定给他们秀住了。你也闷得够久了,有啥想说的都吐出来,权当圆了你一个梦想。”
  
“我知道了哥,我也老大不小了,不用担心我。”他心不在焉的应着,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擦头发的手垂下来,把毛巾胡乱搭在肩膀上,凑近手机屏幕有点急切的开口:“哥,明天嘉宾助阵环节你给我请的哪尊大佛啊?约出来见个面,打个招呼呗。”那端的声音陡然沉寂了下去,过了好一会DP才回他:“见面就免了。人家忙得很没那个时间。他之前和咱合作过,绝对把场子给你热起来。”说完还没等他再问什么就收了线。
   
白曜隆不满的撇了撇嘴,搞什么,还神秘吧啦的。烦躁的呼噜了一把自己的圆寸,一个飞扑把自己陷进柔软的大床里。管他呢,老子是崩天白龙,还怕了谁不成。
    
凌晨四点。白曜隆还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他和王昊。梦想越是触手可及,他越是发了疯似的怀念从前两个人一起玩嘻哈一起打天下的日子,他的眉眼他的笑,他怎么都忘不了。他现在迫切的想要抱住他,把他狠狠勒进怀里,把脸埋到他柔软的颈窝里,发泄快要把他淹没的坏情绪。黑暗里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从床头摸出一支烟点上,叼进嘴里,吐出一口呛人的烟雾。走到决策的落地窗前,繁华热闹的北京城车水马龙,人潮喧嚷,好像从来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改变既定的前行轨迹。他双目无神的向下望去,透过朦胧的烟雾他恍惚瞥到不远的路灯阴影里站着一个人。一身黑衣,像是要和黑夜融为一体。应该又是哪个和他一样的可怜人吧,白曜隆近乎自嘲的想。沉默着抽完一整根烟,他踢踏着鞋又回到床上去,把脸埋进白色的被子里。
    
北京的夜可真冷啊。比哈尔滨的还要冷。白曜隆裹紧了被子,迷迷糊糊想道。
    
   
   
  
07.
总决赛如期而至。
白曜隆一夜未眠,眼睛下方乌青一片。他草草洗了把脸,站在满满当当的衣柜前想了会,拽出来一件白色的薄款长风衣和水蓝色牛仔裤套上,换上一副金丝框的眼镜,又拿起一顶白色棒球帽扣在脑袋上,出了门。DP早就在楼下等着,红色的玛莎拉蒂一路绝尘而去。
   
离比赛开始还有好几个小时,但现场早已是人山人海,被围了个水泄不通。隔老远就能听到粉丝热情的尖叫和呐喊。作为夺冠热门和参加过第一季的选手,白曜隆的人气之高毋庸置疑。他一现身现场的声浪顿时拔高了八度。维持着冷漠的神情走过长长的红毯,在尽头的签名板上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狂傲不羁的BrAnt.b。四年了,他沿着王昊曾经的足迹一步一血印的从当年的备受争议,万人当敌走到如今饱受追捧的万人迷,他终于站上了和他相同的高度。谁都别妄图挡他的冠军路,管你哪路牛鬼蛇神,都没有跟他白曜隆斗的资本。他要替他的万万找回场子,和他一起站上巅峰俯瞰脚下芸芸众生。
    
   
08.
这一季的选手,real talk,很烂。这是白曜隆在台下看其他三个选手表演时脑海里不停翻滚的念头。节拍不稳韵脚俗,发音不清楚有的连词都没背熟。他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这背后有多少暗箱操作利息勾结,是明眼人都能看清楚。这样的垃圾站上中国有嘻哈总决赛的舞台让他都觉得耻辱,要颜值没颜值要实力没实力,还天天跩的二五百万似的。
  
可去你妈的peace&love吧,老子今天就把你们虐到哭。
   
内心的小野兽嗷嗷乱叫的白曜隆并不知道,网上此刻早已炸翻了天。让所有关注这场嘻哈盛事的人们为之疯狂的是此时高挂在热搜榜榜首的新闻头条:
   
爆!东北battle天王PG one现身机场疑复出?!
 
瞬间上千万的评论和转发,印证着PG one这个名字在嘻哈界的地位。四年的销声匿迹,当年全网黑的热潮早已经散去,更多的人只记得他当初一个人扛起地下说唱的天,大杀四方浑身浴血的为地下说唱走向地上杀出一条血路。很多迷妹跟帖控诉当年他无缘无故被泼一身脏水百口莫辩受的苦,网上一时掀起了怀念PG one的浪潮。
   
“这季的选手除了小白都是些什么玩意儿,要是PG one还在哪有他们叫嚣的份。”
“要是PG one回来和小白同台,那才真的叫嘻哈盛典。”
“如果PG one回来就好了,他唱的那才叫嘻哈。”
           …………
#呼唤PG one回归#的话题热度居高不下,那个日天日地的膨胀男孩,跨越时光洪流再次勾起人们对被奉为传奇的第一季冠军之战的回忆。
   
然而话题的另一个主人公正在台下探头探脑,用并不怎么灵光的脑袋瓜想着自己的嘉宾。终于把其他人糟心的表演看完,白曜隆揉了揉笑僵的脸,看着明亮的舞台灯光远远对准了自己,主持人振臂一挥。
   
“现在,有请小白的助阵嘉宾闪亮,登场!”
现场瞬间沸腾,尖叫声快要掀翻屋顶。
    
   
TBC.
有没有觉得小白穿的那一身衣服很眼熟?
多谢大家支持。
爱上百万大概是我这辈子为数不多值得庆幸的事。
但愿十年后二十八岁的我,还能记得这份热爱。
所有人都值得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你要学会爱。才能被人爱。
   
   
  

英雄归来

*ooc 现实取材
*老万时隔多年回归说唱圈设定
*小透明一只 一直默默看文 今天手痒发一篇处女作
*有不足  看官莫要嫌弃


01.
“小白啊,听哥一句劝。别等了。都四年了,他不会回来了。”

02.
白曜隆从弹壳手里接过出租屋的钥匙时,弹壳叹了一口气,手在他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其实不止他,类似的话白曜隆这么些年早已经从不同的人口中听了无数遍,他倒是一句都没听进去,却愣是记住了每个跟他说这种安慰话的人的嘴脸,每当他看到有人满脸幸灾乐祸的在那里冷嘲热讽,他都恨不得冲上去把他们虚伪的面皮撕扯个稀巴烂。
他是不信的。所有人都说王昊不会再回来了,可他就是固执的等,好像把这辈子所有的耐心都用在了等他回来这件事上。白曜隆什么事都看的很开,但唯独在王昊身上钻了牛角尖。王昊刚离开那会,红花会其他人还都劝他,怕他想不开,可渐渐的也就不再劝了,因为每次那小孩都像个历经沧桑的老人,把自己缩在宽大的卫衣里,声音低沉的喃喃着。

哥,万万他是我的信仰,他是我的光啊。

每每让好心劝他的人反被他一句话弄得忍不住眼泪。灯光下白曜隆的神情温柔的近乎虔诚,红花会众人暗地里不知道多少次感叹,老天怎么就瞎了眼,偏偏不肯给这两个人幸福呢。怎么就这么难呢。

03.
白曜隆用钥匙打开了那间出租屋的门。
屋里的摆设一如当年,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把他抱了个满怀。他拖鞋进屋,站在客厅中央环顾着四周。回忆像打开了的潘多拉魔盒,一股脑向他蜂拥而来。

沙发上安静的躺着两个游戏手柄。当年他们总是窝在这个并不算宽敞的出租屋里,泡两碗泡面,一碗麻辣牛肉,一碗老坛酸菜,抱着游戏手柄不知疲倦的杀个昏天黑地。年轻人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深夜对他们来说是可以肆意放纵的时光,两个少年连吃黄焖鸡的钱都没有,却一起度过了对白曜隆来说一生里最重要的几年。

冰箱里整整齐齐的放着很多瓶椰汁。万万不爱喝酒,却对椰汁情有独钟。这四年他忘了多少回换掉过期的椰汁,哪怕王昊从来没回来过,他还是想着哪天他肯回来看他了,自己还能随时拿出椰汁哄他开心。他想极了那双笑起来落了满天星光的眼睛。

茶几上还有王昊在他生日时送他的白龙玩偶。他还记得当时那人别扭的拿着这只看起来傻兮兮的大白龙,一脸嫌弃的祝自己生日快乐时的模样。现在他走了,留给他的就只剩这个玩偶了。

嘴唇上好像落上了什么咸咸的东西,他舔了舔嘴唇,然后捂住了眼睛。

2017年参加嘻哈节目,他和王昊火遍了大江南北。少年一夜成名,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抹黑和辱骂。彼时他们还未真正接触过这个复杂冷漠的世界,怀着单纯的心像个两个傻子一样横冲直撞,结果遍体鳞伤。王昊内心特别敏感,一点小事就能沉很多天。他眼见着他一天天的萎靡下去,再没了当初锋芒毕露大杀四方的气势,从黑色的帽檐下抬起眼时,黑沉沉的瞳孔渐渐散去了原有的光亮。

他当然尝试过多种方法挽回。他拉着王昊逛街,看电影,甚至无理取闹的没收他的手机,怕他看见网上甚嚣尘上的舆论攻击。王昊也很配合他,但大多数时候都很沉默。其实白曜隆心里比谁都清楚,他的万万,这次怕是挺不过去了。但他是个胆小鬼,他也选择了逃避,他怕面对分离。他怕他的万万,抛下他回到他原来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里去。

可是所有他害怕的,还是成了真。
王昊大概是真的累了,黑色口罩也盖不住满脸的倦容。
“白曜隆,分手吧。我要走了,应该不会再回来了。”他冷冰冰的开口。

他的世界在听到那句话的一瞬间彻底分崩离析。他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自己不甘的情绪,歇斯底里的冲他吼:“你怎么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你的梦想呢?你的野心呢?你曾经许诺过的一切一切,你都忘了吗!还有我,你连我都不要了吗?”

“小白……我累了,真的,撑不下去了。你说的那些,我没忘。也许以后我还能记起当初刚接触嘻哈时的那份热爱,大概那时候,我可能会再回来。但现在,放我走吧。”

他颓然的坐下去。目送着他拉着行李箱孑然一身的离开。他的生活,从那天起,没有了太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