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农坤】斯文败类 07.

*ABO初试水   私设一大堆
*霸道总裁农×清冷医生坤
*又是时隔多日的更新
 
 
 
     『只恨不是戏中人,怎知爱恨纠缠深。』
     
 
    
无数的船只密密麻麻的陆续停泊在渡口,带着警告意味的鸣枪声盘旋在傍晚时分暗沉的天幕上,偶尔夹杂着几声叱责和愤怒的吆喝,由远及近,令人的心也一点点沉了下去。
 

蔡徐坤把脸埋在陈立农的肩膀上,略有些留恋的蹭了蹭,才放开了圈在陈立农腰上的手。他望了一眼正迅速距离过来的人群,神情也快速的冷峻下去,不由分说的攥住陈立农的手,“来不及了。他们来了。快跟我走。”
 
 
陈立农被他拽上副驾驶的位置,蔡徐坤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咆哮了一声就加足马力飞驰了出去。陈立农从没有见过蔡徐坤这副模样,往日如何高傲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他都习以为常,可现在坐在他旁边的少年,金色的发丝被海风吹乱,冷漠的气场里却多了几分坚毅,像是领兵作战沙场多年的将军,眉宇间都透着钢铁般无可摧的意志。
 
 
他好歹在人情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练就了那么一点识人摸心的本事。蔡徐坤虽然只字未提发生了什么,他心里却也是通透的。本来他总有些不好的预感,但看着夕阳在蔡徐坤侧脸上打下的光影,看着看着心里就忽然轻松了起来。他把头往后一仰,整个人完全陷入座椅中,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手伸到车外掸了掸烟灰。
 
 
车子沿着海岸线一直飞驰,他懒散的透过后视镜看着隔着一段距离却始终追不上来的客人,甚至起了看海边风景的闲心思。
 

 
“我再也无法回到昔日的海边
我再也无法行驶在午夜的街道
我再也无法在清晨醒来
若我的脑海没有浮现你的面孔”
 
 
陈立农哼着他百听不厌的《Almost  Lover》,捕捉到了蔡徐坤脸上一闪而过的笑容。他如释重负的伸了伸懒腰,仿佛他们不是匆匆上路前路未知的逃亡者,仿佛他不是被蒙在鼓里突然被拽上亡命途的无辜人。他一句不说,他也一句不问,却如此悄然的在心底形成了默契。
 
 


车一路向北,前路慢慢似没有尽头。就这么一路沉默着,直到身后的车鸣都远到听不见时,陈立农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蔡医生,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逃。”
 
 
蔡徐坤转过脸来,他的背后是漫天复杂绚烂的火烧云,将天幕染的通红。
 
“陈立农,我……”他咬了咬牙,终于下定决心般凑了过去,“我其实……”
   
 
 
   
“轰隆隆!”伴随着突然炸响的雷声,刚才消失的车队突然像幽灵般又钻了出来,前后堵截,瞬间将他们围住,耳边传来一片砰砰的枪支上膛声。
  
 
 
 
“坤哥,哥们几个陪你演戏演了这么久,也够仗义了吧。别让兄弟们难做。”为首的男人撩了撩火红的头发,如鹰隼般的眼眸锐利的滑过陈立农,教他感觉瞬间被铁钩勾破了皮肤,眼里的冰霜也立刻凝了起来。
 
 
    
  
“这是你新到手的猎物?”男人把玩着枪支,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没等到回答,男人嘴角勾起一抹讽刺而轻蔑的微笑,“真是可惜,你们今天一个也逃不出去。”
 
  
 
“滋滋……”男人佩戴的耳机中传来电流声,那头如清酒般清冽的男声缓缓吩咐着,“捉了那只魁。死了也要给我拖回来。蔡徐坤……带回来交给我。”
  
 
“是。范爷。”
 
   
   
枪林弹雨瞬间就盖了下来。陈立农条件反射的调动起全身的信息素,根根血丝爬上眼角,他拔出腰间的小刀划破手腕,鲜血立刻流了出来,可猩红色蔓延至他双瞳的一半时突然停住,而后挣扎了片刻,又迅速的退了下去。陈立农急得直冒冷汗,体内的信息素却如同一潭死水般如何也调动不起来。
 
 
不会是他自身的问题。除非……被人动了手脚。
 
 
 
他如遭雷击般清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被遗忘在一旁,所有人的火力都被蔡徐坤一个人引了过去。蔡徐坤的眼睛由纯粹的黑变成淡蓝再过渡到魅惑的紫,身形如鬼魅般在致命的攻击中穿梭,恰巧拖住每一个人想往他这边来的脚步。
 
  
蔡徐坤的手上爬上一条条鲜红色纹路,他大吼了一声,身体在半空中一个急转猛的扑到陈立农跟前,一道淡紫色的屏障有感应般在他落地刹那将他们罩了进去,隔绝了依然死咬不放的火力攻击。
  
 
 
距离一瞬间拉近,陈立农敏感的捕捉到了异于往常的罂粟花的气味。蔡徐坤连站都要站不稳,勉强扶着陈立农的肩膀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着话。“我……我撑不了多久,你快……快走。拿着这个东西,永远不要再回来。”
 
   
 
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蔡徐坤的发梢往下淌,“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现在又让我自己走,你呢?那你呢?!”
 
 
 
蔡徐坤低着头,艰难的抬起嘴角,苦笑了一声。
 
 
“我?我走不了了。”

 
 
“罂粟花?这他妈又一只魁?”那男人终于反应过来,狂笑着拍了拍手,“给我拿下!”
  
 
身后的屏障越来越弱,蔡徐坤死咬着牙关,嘴角流出淡紫色的血液,他有些涣散的瞳孔固执的望着头顶的天空,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嗡嗡……”在屏障几乎变得透明的时候,他终于听到了螺旋桨的轰鸣声。一架直升机正好停在不远处的海面上空,垂梯迅速降下,一个年轻人的脸探出来,“蔡上校,快上来!”
 
  
蔡徐坤撑着沉重的身体将陈立农推上了垂梯,“快带他走!”他说一句话几乎就要咳出一口血来,陈立农心如刀绞奈何身体却软的像一滩烂泥。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拉上直升机,眼睁睁的看着屏障破碎,铺天盖地的枪弹席卷上蔡徐坤的身体。
 
  
 
然后什么东西被点燃了,滔天的爆炸声响彻整片海域。漫天的火光,从南到北,一片火海。
 
 
 
 
一滴泪,不知怎么,就落下了。
 
 
你许诺的一生,终究是骗我。
 
 
TBC.
有点小虐。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