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农坤】斯文败类 06.

*ABO初试水  私设一大堆
*霸道总裁农×清冷医生坤
*时隔多日的更新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陈立农发现,蔡徐坤最近总有意无意的躲着他。
  
恰巧他这段时间公司事忙,没日没夜的加班,和各小组的员工商量策划方案直到深夜,回到家的时候通常已经凌晨两三点。
 
他一忙起来就容易顾不上身外事,一开始只是觉得蔡徐坤整天不见人,除了例行到公司打卡外,几乎都缩在那间陈立农给他特别安置的办公室里,就连他带着员工在走廊里迎面碰上,蔡徐坤也只是轻轻点头示意而后匆匆离开。他想要找他问个明白,但苦于没有机会。直到今天陈立农终于解决完所有的事务,打开手机翻到他和蔡徐坤的通话记录,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已经有两个星期没联系了。
 
 
陈立农的心里猝然爬上一缕难言的恐慌。

他按下了通讯录里置顶的那个号码。
 
  
“嘟嘟嘟……”
 
 
 
陈立农屏着呼吸,有些焦灼的等待着那人的接听。商场情场他向来杀伐果断,这样患得患失委实不是他的风格。但于他而言,情一动,就没有放手的理由了。
 

熬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陈立农甚至开始数钟表指针转动的滴答声时,电话终于接通了。
  
 
“陈总?”蔡徐坤还没睡醒,声音带着些从睡梦中被吵醒的慵懒,直接让陈立农的心火下去了几分。
 
 
“我想见你。蔡医生。”
 
 
电话那头传来衣料摩擦的沙沙的声响,然后陡然陷入沉寂。没等陈立农询问,蔡徐坤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好。你陪我去个地方。”
 
然后电话就断了。
 
 
 
 
第二天的傍晚,陈立农在自家的楼下见到了蔡徐坤。黑色的长风衣衬出完美的身材比例,白色长T松松扎进牛仔裤里,原本垂在额前的长刘海全部梳了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他背对着陈立农,斜靠在陈立农送他的那辆银色超跑上,看着远处被夕阳映照的大海。
 
白色的耳机线从金色的头发中延伸出来,偶尔有几只海鸥低鸣着从暗波浮涌的海平面上飞过,掠过的风撩起少年的衣摆,此刻的画面组合在一起,成为一幅安静而迷人的画,让陈立农不由得驻足,一时甚至不舍得上前打扰。
 
 
一种熟悉而温暖的暗流包裹住他的心脏,一时间工作的繁华喧嚣都淡去,金色的光线在眼前人的身上镀上一层绒绒的光晕,一个始终在他心间徘徊不去的称呼就这么滑出了口。
 
 
他走到蔡徐坤身边,和他并排靠在车上。
 
 
“坤坤。”
 
蔡徐坤转过头,用那和平时无异的冰冷眼神看了他一阵,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陈立农。”他甚少直呼他的名字,这次的语气更是比之前任何一次对话还要严肃。
 

“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你说。”陈立农直起身来,脸上的笑容淡去,眉头有些微微皱着。
 
 
“你怕我吗?”
 
“不怕。”
 
“为什么不怕?”
 
“因为我和你是一样的人。他人喜怒悲欢,生死和离与我们无关,无须为此费心劳神。”
 

“你信我吗?”
  
“当然信。”
  
“为什么信?”
  
“因为我看到了你挣扎的心。你可能陷入了某种困境,但你无时无刻不想着脱离出去。我从你的眼睛里看见了向往外面世界的光。”
 
 

“……你爱我吗?”
 
 
陈立农沉默了片刻。“怎么不爱。”
 
 
“有多爱?为何爱?”
 
 
“爱到我想用余生去让讨你欢笑,爱到想把你掰开揉碎在我怀里,爱到愿意用我的全部解开你身上的枷锁还你自由,爱到此生此世,生生世世,都不会放手。”
 
 
“为何爱你?因为我们生来相似,同病相怜。你和我,是注定的缘分。你走不了,也别想逃。”
 
 
 
每回答一个问题,蔡徐坤眼里的寒意就散去一分,等到最后的话音落地,蔡徐坤抢先一步,抱住了陈立农。只是手臂轻轻的搂住,力道轻到像风一般捉摸不住。
 
 
“陈立农,既然如此,带我逃吧。”
 
 
 
 
 
 
乌云沉沉的压过来,偌大的天地间似乎只剩两个彼此温暖的少年。
 
 
风忽然刮得大起来,烈烈的风卷起飞沙和走石,呼啸的风声中,远处的渡口传来密集的枪声。
 
  
 
蔡徐坤的眼睛缓缓睁开来,瞥了一眼海平面上突然多出的船只。
 
 
 
 
那是一双淡蓝色的眼瞳。
  
 
  
  
 
“来不及了。”
  
  
    
TBC.
好久不见。
 
时隔多日的更新。久等了。

可以求点评论嘛。
 

评论(1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