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农坤】斯文败类 02.

*点梗福利
*ABO初试水  私设一大堆
*霸道总裁农×清冷医生坤
 
 
 
 
                     『你不斯文,我非善类。』
  
 
 
 
     
全公司的人都觉得,他们的陈总最近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但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又没有知情人士能说出个所以然。
 
 
于是,在所有人越发如履薄冰的窥视下,陈总依然哼着小曲踩着节奏走进了公司大门。在看到两边站的齐刷刷的行注目礼的员工们也没有丝毫在意,甚至在那万年冰山脸上还挂上了一抹吓死人不偿命的灿烂笑容。
 
 
哦,还是露出八颗牙齿的那种。
 
 
 
陈总一脸春风得意的在办公室的皮质座椅上坐定,留下小秘书和一干人等面面相觑。八卦心熊熊燃烧的公关部姐妹花们凑在一块想破了脑袋,也只想出了一个根本不算可能的可能。
 
 
 
莫非……是那该死的爱情?
 
  
  
 
 
 
然而一心沉浸在喜悦里的陈大总裁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骚动,他翘着二郎腿握着手机删删改改了半天,发过去了一条短信。
 
 
蔡徐坤正在茶水间里等着现磨咖啡,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一声叮咚的消息提示音。他一手拿着纸杯抿了一口,另一只手划开手机屏幕瞥了一眼。
 
陈立农的短讯嚣张的跳进蔡徐坤的眼里。 
 
“蔡医生,下班后能到我办公室来吗?”
  
 
蔡徐坤把短信删除,若无其事的把手机扔回兜里。陈立农这个披着人皮的大尾巴狼,整天享受着那万恶的资本主义,琢磨着怎么用他精明世故的脑袋剥削下层人民的人权,更是在初次见面就剥下了人皮,给了他一个莫大的‘惊喜’。陈立农的主动邀请,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
 
  
 
在上次侥幸逃过陈总的魔爪后,蔡徐坤坚定的表示,他才不要去。
 
 
作为陈总特意圈养的私人医生,蔡徐坤在这个公司里享受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特殊待遇。即便如此,在婉拒了同事一起吃夜宵的邀请后,蔡徐坤依然高贵冷艳的站在了陈总办公室的门前。
  
虽然他还故意晚了半小时。
    
  
 
里面传来一声低沉的:“进。”
   
  
蔡徐坤一进门,就觉察出了不对劲。他反手锁上了门,空气中四散的信息素凌乱而毫无章法,薄荷叶的清凉香气时重时轻,却沉甸甸的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蔡徐坤有些急切的抓住陈立农的手腕,声音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陈总,你怎么了?”
 
 
陈立农从臂弯里抬起头来,对上了蔡徐坤意味不明的眼神。他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信息素失控的时候,刚才在等蔡徐坤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放松了警惕,没成想被他瞧见了。
 
 
蔡徐坤尽量压抑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怒,清澈如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射出两道冷光,“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如果有怀有异心的人闯入,趁你无法控制信息素强行破坏你的自我保护系统,你就……”
 
 
话没说完,陈立农的长手一捞,就把人圈在了怀里。蔡徐坤比他低了一点,坐在他腿上的时候头发刚好碰到他的下巴。他顺势把人搂进了些,把头埋进蔡徐坤的颈窝里,贪婪的呼吸着蔡徐坤身上让他上瘾的玫瑰花的气息。
 
  “看来是担心我了。”陈立农话里带着明显的笑意。
 
   
蔡徐坤又一次没防备被他扣住,一向没有喜怒的性子也生出了几分恼意,对着陈立农那铁钳一样的胳膊就一针扎了下去。
 
 
 
宽敞的办公室里飘散的信息素迅速回拢,在陈立农周身两寸的位置形成了淡淡的屏障。蔡徐坤趁他分神一用力挣脱出来,打了打白大褂上被压出的褶皱,转过身来又是一脸冰霜。
  
 
“陈总,我记得Alpha没有发情期。”他又后退了半步,“我们不过各取所需,还请陈总记得分寸。”
    
 
陈立农抬头看他,蔡徐坤毫无畏惧的回视回去。两道目光的交接在微妙的氛围里噼里啪啦的闪着火花,居然势均力敌。陈立农冷,蔡徐坤更冷,两虎相斗,别人避之唯恐不及,陈立农却觉得十分刺激。
 
 
 
在人人惟陈总是从的地盘上,遇到蔡徐坤这样明目张胆的顶撞上司的情况,陈立农早该让人收拾东西滚出他的视线。可他非但没恼,偏偏还把身子往后一靠,笔直修长的腿搭在桌子上,伸出手难耐的松了松领带。
 
 
“可是我太想你了。”陈立农的眼角上扬起不小的弧度,把温柔的下垂眼硬生生扯出了几分桃花来。“蔡医生不肯见我,我只能私事公办了。”
 
陈立农拿起桌上的钢笔把玩起来,抬眼看了看腕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这么晚了,蔡医生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我送你吧。”
 
他说完把价格上万的钢笔把桌上一放,抓起搭在座椅上的西装,就往外走去。走了几步发现身后的人并没有跟上来,他又笑眯眯的回过头,“蔡医生有什么意见吗?”
 
 
蔡徐坤的眼睛眯了眯,陈立农这个人太聪明,也太过圆滑,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抓住他的软肋,把自己的欲望和挑逗控制在不过分越线的范围内,让他无从拒绝,更遑论反抗。他瞪了一眼陈立农的笑脸,一边心里直想把他的面具撕下来,一边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车在浓重的夜色里平稳的行驶着。陈立农上了车后就没有再说话,车里香水的味道很浓郁,熏的蔡徐坤直皱眉头。他敏感的感觉到香水味下有些异样的气息,陈立农的表现细细想来也确实有些反常,但碍于身份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车稳稳的停在了蔡徐坤所住别墅的门口。蔡徐坤道了声谢就下了车,听见汽车引擎的轰鸣声才往阴影处走了走,低声说了句,“出来吧。”
 
 
 
从阴影里闻声而出五个黑衣蒙面的人。强势的雄性Alpha气息扑面而来,蔡徐坤却似毫无所觉,依然双手插兜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为首的一人走到离蔡徐坤三步远的地方站定,嘶哑的声音划破安静如一潭死水的黑夜。
 
 
“那边叫你回去。”
 
蔡徐坤无所谓的笑了笑,伸手抓乱了头发,身上开始凝出恍如实质般的冰冷气息。
 
 
“如果我说不呢。”话音落下的同时,对面的五道身影迅速掠来,速度之快只能在空中留下几道残影。蔡徐坤的手悄无声息的滑进侧兜里,将一把小巧而锋利的手术刀握在手心。
 
 
 
 
然而对面的身影还未来到他身前便被一道极大的阻力弹了回去。蔡徐坤猛的回头,看到陈立农倚在那辆大红色的拉风轿车上,目光沉沉的望了过来。
 
 
他快步走过来把蔡徐坤直接拉回了车上,警告他不许出来,嘭的关上了车门。
  
 

先前被清冷的薄荷味信息素压制的实力大减的人突然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本来萦绕不散的薄荷香气逐渐变淡,一股阴郁而刺鼻的血腥味道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直接跌倒在地无法动弹的黑衣客们战战兢兢的抬头,对上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凶猛的食肉动物终于张开了獠牙,冰冷而肃杀的杀气伴随着血腥味道的信息素的释放让人本能的心生畏惧。
 
 
 
 
陈立农舔了舔牙齿,像是对自己造成的局面毫无所觉,笑意爬上了他泛红的眼角。
 
 
 
 
 
“动我的人,谁给你的胆子?”
 
 
 
 
 
 
 
 
 
 

TBC.
捂脸逃窜……理科生的文笔尽力了。
 
 
 
陈总: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hhhhhh
  

 

   
 
 

评论(12)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