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农坤】斯文败类

 
*点梗福利
*ABO初试水    私设一大堆
*霸道总裁农×清冷医生坤
 
 
               『你不斯文,我非善类。』
   
 
 
 

陈大总裁最近有点感冒。 
 
 
然而心大的陈总认为,这点小病小灾根本用不着吃药。于是,在全公司下到清洁阿姨上到贴身秘书胆战心惊的注视下,陈总依然我行我素的继续着他那天怒人怨的高强度工作。
  
 
最后,在一次出差淋雨又熬了通宵后,陈总不负众望的发起了高烧。小秘书哆哆嗦嗦的要给医院打电话,看的本来就因为生病而心里冒火的陈立农心烦意乱,于是,躺在床上嘴唇发白的某人一扬手,电话就从秘书手里呈直线飞了出去。
 
 
 
 
    
“我不去医院。去找私人医生来。下次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你就不用来上班了。”陈立农哑着嗓子,冷冷的盯着人。可怜的小秘书捡起手机哭着跑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蔡徐坤提着医药箱站在了陈总裁的家里。他走到陈立农的床边坐下,点了点头算打了招呼。
 
“陈总。”
 
陈立农正昏昏沉沉的睡着,鼻间忽然传来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气。Alpha敏锐的直觉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正在用手心试探他额头温度的人。
 
    
浅金色的头发梳成中分,长眉入鬓,睫毛长而挺翘,眸子是淡淡的棕色,里面流动着清清泠泠的星河。最迷人的是那泛着薄红的唇,弧度饱满而水润,本是个极魅惑的样貌,却被有心的生出些冰冷来。
 
 
 
陈立农的心火顿时消下去了大半。他伸出一只手枕在脑后,目光不留痕迹的把蔡徐坤浑身扫了个遍,唇角难得的生出点笑意来。
 
“哟,原来是个美人。”
 
蔡徐坤低着头在给他配药,听见这明显带着调戏意味的话语却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纤细白皙的手指熟练的从各种瓶瓶罐罐里取出五颜六色的药片,包成一个个小巧的药包。陈立农得不到美人的回应也不急,歪着头好整以暇的看着蔡徐坤忙活。
 

直到蔡徐坤配好了药,才抬起头和他对视。“我给你配的药要按时吃,一天三次。”他说完目光也随即错开,像是急于躲避什么似的,感受到陈立农灼热的似要把人盯穿的视线后,空气里若有若无的玫瑰香气又浓了一些。
 
 
陈立农有些得意的勾起嘴角笑了笑。他指着自己的额头,故意放低了声线,发出虚弱的气音,“蔡医生,这里好热。”
 
 
蔡徐坤顿了顿,拿起镊子夹了块酒精棉球给他降温。过了一会,他又去拿了块湿毛巾搭在他的额头上,顺便把空调调成了适宜的温度。期间陈立农没有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平时总被撩上去的刘海被浸湿软软的垂下来,没有半分精英人士的样子,谁一眼看过去也想不到这副乖巧皮囊下隐藏的是怎样的强悍。
 
 
事实上,陈立农身上每一个毛孔都兴奋的张开着。他能感觉到身体里激动流窜的信息素在血管里左冲右突,然而表面却维持着不动声色,舒适的躺成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厨房里的粥熬好了。蔡徐坤走到冒着热气的小锅旁,掀开锅盖闻了闻味道,拿着勺子尝了一小口后关了火,把煮好的皮蛋瘦肉粥盛进小碗里,递给了陈立农。陈立农低头看了一眼,黏香的白粥混合肉丁的香气,确实勾起了他的食欲。
  
 
但陈总裁多年的老狐狸可不是白当的,他有一万种方法把想要的猎物追到手。于是他强忍着饥饿,眉头皱的紧紧的,“蔡医生,我浑身都疼,不想动。你喂我吧。”
 
 
 
蔡徐坤扬了下眉,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冷了一个度。
 
“陈总,我是医生,不是保姆。”
 
 
“我知道啊。可你是我花钱请过来的,既然都叫私人医生了,蔡医生这么聪明,总不能不懂‘私人’是什么意思吧?”陈立农往被子里又缩了缩,脸上的病容里隐约漏出了点精明的影子。
 
 
蔡徐坤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握了握。他没说话,转身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摸出了一管随身携带的抑制剂,一点没犹豫的扎进血管打了进去。一针打完,他才轻轻松了口气。舀了一勺粥送到了陈立农的嘴边,陈立农乖乖的张开嘴,故意留了一点在嘴边。蔡徐坤无奈至极却不便发作,只能用手指帮他擦去。陈立农坏心眼的咬了他的手指一下,惊的蔡徐坤猛的把手抽了回去。
 
 
 
好不容易喝完了粥,陈立农又嚷嚷着心脏疼。蔡徐坤已经习惯了这人无理的要求,只想着速战速决,也没多想就站起来掀开了被子,却直接看到了两条又长又白的腿。
 
 
 
 
这混蛋竟然下面什么都没穿!!
 
 
 
真的是好死不死,陈立农今天就扯了一件宽宽大大的白衬衫,想着被子一盖谁也看不见,但谁知道碰上这么个尤物。于是耍流氓的心思一起,就造成了现在这么个局面。
 
 
蔡徐坤咬着牙,隐隐钻进鼻子里的信息素扰的他心神不稳,他有些粗鲁的扒开陈立农的衣服,把听诊器贴在他胸口,身子跟着靠了过去。
 
 
 
咚。咚。咚。心跳声沉稳有力,根本无碍。早知道是这样,蔡徐坤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陈总大概是最近夜生活太过丰富,活动强度太大,心脏跟不上了吧。”嘲讽的怼了两句,蔡徐坤收了听诊器准备走人。
 
  
 
他受到了一股阻力。刚刚还缩在被子里软绵无力的人突然坐起,滚烫的手覆在蔡徐坤的脖子上把他按在了自己裸露的胸口。蔡徐坤没料到还有这么一出,急忙挣扎着起身,那只手的力气却大的惊人,压的他无法动弹。
 
 
 
 
Alpha和Omega悬殊的体力差距在此刻尽显无疑。即使是在病中,陈立农的力气依然不减,隐忍多时的信息素瞬间全部爆发出来,像喷发的火山一样立刻弥漫了整个房间,盖过了玫瑰的香气,清凉的薄荷香气占据了蔡徐坤的所有感官。之前打的抑制剂好像完全失去了作用,在强势的Alpha的信息素的全面压制下,蔡徐坤的身体变得软绵绵的,反抗也像小猫挠人一样。
  
 
 
  
 
 
可恶。蔡徐坤狠命的掐着手指,才勉强维持着清醒,不让自己像那些恶心的低级Omega一样对陈立农投怀送抱。但天性的本能让他无法抗拒对诱人的薄荷香气的迷恋,他把脸埋进陈立农的胸膛,避免对方看见自己强忍情欲而通红的眼睛。
 
 
 
陈立农的手轻轻的揉搓着蔡徐坤颈子上的那块柔软的腺体。不多时那块软肉已经被摩挲的红肿发烫,蔡徐坤的身子也抖得越发厉害。陈立农看着蔡徐坤头顶的发旋,眼神一暗,还是没忍住弯下腰舔了一口。
 
   
  
 
湿润的舌滑过敏感的腺体时,陈立农成功的感觉到蔡徐坤又是猛的一颤。他怜爱的对着那个地方又舔又吻,空气中两种信息素交糅混合的味道越来越浓厚。
 
 
  
  

末了,蔡徐坤实在受不住推开了陈立农,却因为连站都站不稳一下坐在了地上。他撑着没力气的身子,整个人的神情都仿佛淬了冰,“陈总,你可真是饥不择食。怕是这样标记过的几只手都数不过来了吧?”
 
   
 
 
呸。什么精英总裁,活脱脱一个斯文败类。
 
 
 
 
 
陈立农不以为然。他甚至还回味的舔了一下嘴唇。
 
 
 
 

 
 
“蔡医生,你可真辣啊。”
 
 
 
 
    
 
TBC.
《上瘾》结局让我先拖着……开了新坑不要打我。
 
  
 
 
小可爱们快来找我讨论剧情!(乖巧)
 
 
 

 
 
 
 

评论(11)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