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农坤】上瘾 C6.

 
*落魄小生农×当红明星坤
*时间设定为白汾酒解散后
*脑洞产物   文笔没有
 
 
   
     
               『有些爱越想抽离却越清晰。』
 
 
 
陈立农几乎是瞬间就忘记了刚才还撕心裂肺的疼痛,莫名的恐慌如汹涌的潮水般将他没顶淹没,他颤抖着手指把药瓶往身后藏,却失手让药瓶从座椅边缘滑了下去。蓝色的药片滚落了一地,有几颗还滚到了蔡徐坤的脚边。
 
 

陈立农觉得自己的秘密要被发现了。他紧张的要弯腰去捡,却被蔡徐坤猛的伸手一拦。蔡徐坤缓缓捡起脚边的小药片,放在眼前细细端详着。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后,他终于肯赏给坐立难安的陈立农一个眼神。
 
 
蔡徐坤的眼睛本就生的勾人,认真的盯着人看的时候总给人一种那双干干净净的瞳孔里面盛满了漫天日月星辰的错觉。陈立农觉得自己快被吸进那深邃的漩涡里,一时间也忘记了言语。
 
 
空气里就这么陷入安静而微妙的氛围里。两个人谁也没有要先开口的意思。
 
 
 
 
陈立农闭上眼睛,拼命的做着心理建设,准备迎接一场暴风雨。蔡徐坤真正生气的时候比谁都冷静,但说出来的话却像一根根浑身是刺的玫瑰花茎,专挑着人的痛处戳。然而他等了半天,并没有听见蔡徐坤的半句斥责。
 
 
 
相反,他感觉到了轻轻印在自己突出的喉结处的,一枚湿润的吻。如蜻蜓点水般的轻,一触即离,却让陈立农的心神巨震。他不可置信的把手覆在喉结的地方,感受着湿润的触觉,从胸腔深处蓦然激荡出强烈的情愫,他睁开眼睛,目光几乎可以称之为凌厉的射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恍若味觉的人。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陈立农有些艰难的一字一顿的说。
 
 
 
 
蔡徐坤瞥了他一眼,替他把洒落的药片拾起来重新放进瓶子里装好,才回给他一个痞里痞气的笑。
 
   
 
 
 
“农农啊……我没那么脆弱。”蔡徐坤在他身边坐下来,把他冰凉的手包进手心里,替他拢了拢被冷汗浸湿的头发。
 
 
 
“你不必瞒着我。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哪怕你老了变丑了,哪怕你又聋又瞎又哑,哪怕你背负满身骂名,我都喜欢你。只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蔡徐坤温柔的凝望着他,“所以……你不用想方设法的躲开我。你不见我,我会更难过。”
 
 

 
陈立农默然了半晌,对上蔡徐坤认真的写满固执的眼神,终于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手把人轻轻的搂进怀里。他满意的呼吸着蔡徐坤纤细的脖颈间淡淡的香气,一颗漂泊无依的心终于沉沉的落回了胸腔里。
 
 
 
 
 
他把蔡徐坤带回了自己在酒店常住的房间。推开门看到满室狼藉的时候,陈立农的内心是崩溃的。他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感受到自己生活的凌乱的。沙发上袜子衣服扔的到处都是,床上摊着一堆书本,茶几上全是吃过扔掉的橘子皮瓜子壳,烟灰缸里还有乱七八糟的烟头。
 
 
 
简直没有下脚的地方。打从离队那天起,他的生活规律就陷入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糟糕状态。日夜颠倒几乎成了常态,深夜爬起来写词作曲子,饿了就下碗泡面将就一下,写完词每每要到凌晨三四点,几乎是倒头就睡。久而久之,久而久之……
 
    
就这样了。
 
 
 
唉。陈立农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偷偷瞥了眼蔡徐坤。他知道蔡徐坤有洁癖,还是很严重的那种。在一起的时候,每次他都要先洗的干干净净才能被蔡徐坤允许上他的床。他为此还委屈的抱怨过好几回,最后还是会被洁癖症发作的蔡徐坤毫不留情的踢下床。
 
 
 
但蔡徐坤看起来倒没什么意外的反应。他挑了挑眉,走过去把扔的满地的衣服收起来扔进洗衣机,又麻利的把果皮和瓜子壳扫进收纳盒里,陈立农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到处忙活,不过一会功夫就收拾出了一个勉强能称为整洁的小窝。
 
 
 
 
陈立农看着他的小玫瑰围上围裙准备进厨房做晚饭,棕色的刘海乖顺的垂着,清瘦的身形在分别的五年里变得硬朗了一些,却刚刚好嵌进他的怀抱里。这样的情景让他恍若置身梦境,他盼了那么久,等了那么久,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尽头,却原来最爱的人一直在原地等着,等着他回头。
 
 
 
 
 
他放弃脚步走过去,正在忙着切菜的人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靠近,他伸手搂住蔡徐坤的腰,把下巴放在他柔软的头顶磨蹭着。他看不到的是,蔡徐坤握着菜刀的手一顿,一贯清冷的面容上泛起了一层薄红。
 
 
 
 
 
“我饿了。”陈立农的手伸进蔡徐坤的衬衫下摆,坏心眼的在蔡徐坤的腰间滑来滑去,丝毫不掩饰自己耍流氓的心思。
 
 
 
蔡徐坤觉得自己好像才是上当的那个。他佯装冷静的推了推陈立农,“饿了去沙发上等着,饭一会就好了。”
 
 
 
可直到他被陈立农翻了个身猛的压在洗手台上疯狂亲吻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陈立农哑着嗓子,眼睛通红的盯着自己怀里的猎物。目光几乎可以说是凶狠。乖顺的小白兔一瞬间变成了披着人皮的大尾巴狼,蔡徐坤有种他要把自己吞吃入腹的感觉。
 
 
 
事实上,陈立农确实是想过这么做的。他实在是忍得快要疯了,恨不得把眼前人一块一块拆开揉进骨血里,从此不再隐忍躲避,将他的感情从无边的黑夜里拯救出来,插满顽强生长的玫瑰花。
 
 
 
可说到底,他连伤害蔡徐坤一根头发都舍不得。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吻着他,从眉心,鼻尖,嘴唇,锁骨,一路往下,吻到哪里,哪里就像点着了火。蔡徐坤短暂的惊讶后,直接顺从的用手熟练的搂住了他的脖子,把自己调整成最适合接吻的姿势,好像早就等待着这一天到来一样,与陈立农吻的难舍难分。
 
 
  
 
 
 
 
 
真正的爱情里,没有谁是卑微的。
 
 
曾经的陈立农对蔡徐坤的心思大概是,你爱我像谁什么角色我都会。
 
 
他用为了他好的理由一走了之,却从不曾问过,蔡徐坤纵然如他所愿功成名就,以他清冷高傲的性子,这辈子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给他被爱的感觉的人了。
 
 
用两颗心的破碎,换来仍旧充满未知危险的未来。何苦呢。
 
 
 
 
 
 
幸好那些充满戾气的过往都逐渐温柔。幸好那些孰是孰非都有了被原谅的理由。
 
 
 
幸好他的情深,等到了他的回头。
 
 
 
 
蔡徐坤被陈立农抱起来扔在床上,衣服扣子被一颗颗扯开时,惬意的闭上眼睛,这般想道。

 
 
 
 
 
 
TBC.
  
 
我终于甜回来了啊!!!激动!!
 
 
下章要大结局了。舍不得……
 
 
最后疯狂求评论。❤
 
   

 
 
   

评论(1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