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农坤】上瘾 C5.

 
*落魄小生农×当红明星坤
*时间设定为白汾酒解散后
*脑洞产物   文笔没有
 
 
 
 
 
      『疏远谁有时候不一定是讨厌也许是太喜欢。』
 
 
 
 
 
  
节目顺利结束。
 
陈立农和蔡徐坤契合度极高的一首歌成功赚得了在场大多数观众的眼泪。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人的影子。也许你已经另寻新欢,也许你已经成家立业,但他始终在你心里影影绰绰。难以言说的情愫在岁月的洗练中被打磨成纯粹的晶石,纵然斗转星移,山河变幻,破镜难重圆,墨发被雪染,故人心不变。
 
 
 
陈立农出神的望着大屏幕上他和蔡徐坤并列居于榜首的名字,这样想道。
 
  
 
 
 
下台后蔡徐坤匆匆洗了把脸,连妆都没来得及卸就跑去找陈立农。可直到他把整个后台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陈立农的影子。他又急又气,甚至连擦掉已经被汗水晕开的眼线的心情都没有,就由着黑色的水渍顺着眼角一路滑下,如同黑色的眼泪。
 
 
 

蔡徐坤懊恼的脱掉勒的他喘不过气的西装,有些粗鲁的随手甩向一旁,却无意间被迎面走来的人急忙接住。
 
 
 
从网上看到爆炸性新闻的尤长靖放心不下来探班,结果刚送走了脸色不好的陈立农,这边又看见了一个人发脾气的蔡徐坤。
 

 
这一个两个的,一天天的都什么事啊。尤长靖头疼的扶额。
 
 
 
 
他抱着皱巴巴的西装,小心的揣摩了半天蔡徐坤的表情,才犹犹豫豫的开口。
 
 
 
“坤坤啊……你也别怪农农啦。他现在……应该不想见到你。”
 
 
 
蔡徐坤闻言猛的抬起了头。刚刚低着头被刘海遮住的眉眼此刻全部露了出来,尤长靖才发现蔡徐坤的两只眼睛都是通红的,还隐隐的冒着几根刺眼的血丝。
 
 
 
 
“为什么?!你倒是告诉我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忽冷忽热?完了让我一个人在这患得患失七想八想的,他到底凭什么?!”  
 
蔡徐坤似乎是有些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惹得旁边的工作人员频频回头往这边看。尤长靖连忙站在蔡徐坤身前挡住闲杂人等的目光,贴近他耳边小声说道。
 
 
“坤坤,过了。这好歹是在外面,多少注意点。”
 
蔡徐坤拧着眉,神情依然严肃的吓人,但刚刚凌人的气焰还是慢慢消了下去。他很少有这般情绪失控的时候,在所有认识他的人印象里,他都是时刻温和而有礼的,似乎对什么都看的很淡,什么事都引不起他的兴趣。谦和温顺的外表如同一层障眼法,不动声色的就与他人保持了距离,以至于几乎没有人发现,他天性里的冷漠与凉薄。
 
 
 
 
而屈指可数的几次发火,都是为了一个人。
 
 
一个平白无故的闯进他的生活,搅乱他的心湖,让他第一次尝试打开心门,初尝爱情的滋味后,又毫不留恋的离开的混蛋。
 

他心里有太多的疑惑和不解想问,可陈立农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尤长靖偷偷瞥着蔡徐坤红白变换的脸色,心里暗笑。农农啊农农,这次你可是把人家彻底惹恼了。看你以后要怎么哄吧。
 
 

   
 
 
陈立农下了台就急着走,匆匆的和赶来的尤长靖打了个照面,就躲进了无人的休息室。他知道蔡徐坤一定会来找他问个究竟,事先和摄像姐姐打了招呼,让她帮自己蒙混一下。确定四下无人后,陈立农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
 
 
 
他松开藏在身后紧握的拳,手心里是一手的冷汗。刚才怕被蔡徐坤察觉而一直强撑着,现在整个人一放松,从喉咙里传来的足以让他疯狂的疼痛立刻充斥了他的全部感官。陈立农艰难的找了个地方坐下,费力的把衣服口袋里的药瓶掏出来,颤巍巍的往嘴里倒了一堆药片,就着水咽了下去。
 
 
 
他明白今天自己的决定实在是太冲动了。在那次事件发生后,他的嗓子就彻底坏了。即使并没有失声,但是说话时的声音却沙哑难听,像是坏掉的旧风箱。他那软襦而清澈的嗓音因为酒里的化学药品毁于一旦,陈立农的后半生里再也不能继续他的歌手事业。
 
  
于是他不顾经纪人劝阻执意脱离团队,对外宣称自己与团队意向不和决定个人发展,又拜托其他队员为自己保密。苦心积虑的营造了一场假象。后来他辗转多地求医,经历无数次失望后得到了一种药物,可以让他恢复说话的声音,但是唱歌依然是痴人说梦。
 
 
陈立农今天不管不顾来救场,所幸歌曲并无高音部分,但还是对他本就残破的声带造成了二次伤害。他有些紧张的抓紧了皮座椅,发现现在自己已经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他突然有点想他的小玫瑰。
 
 
 
 
 
 
 
 
 
 
从大厂第一次见面,他抬起头看见坐在靠近顶端的六号位置的蔡徐坤时,他就忽然觉得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殷纣王为妲己挖心,唐玄宗夜夜春宵不早朝都是有理由的了。为讨心上人一个微笑,倾了大国朝政,覆了江流山川,纵使最后被天下人讨伐身陨,但死前闭眼的时候,回首这一生,应也是无悔的。
 
 

他初次见到蔡徐坤,就感受到他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冷。面容清冷的让他没来由的心疼,他想尽他所能温暖他,融化他心头的坚冰,让他领略人世间最珍贵的情爱。但他若能猜到未来,他绝不会让蔡徐坤懂。不懂,他就还是不染尘俗的冷心人,却也不会伤心。
 
 
 
 
 
陈立农默默的发着呆。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休息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门发出“吱呀”的响声,一个人影偷偷的溜了进来。来人带着黑色的鸭舌帽,帽檐压的极低,看不清面容。他轻手轻脚的走到了低着头的陈立农面前,在他脚边投下一片阴影。
 
 
 
 
陈立农愣愣的抬起头,看着来人只穿着一件黑色背心,雪白的手臂露在外面,一言不发的盯着他。
 
 
 
 
 
 
 
蔡徐坤满意的注视了他一会,将帽檐抬了起来,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他好看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闪着狡黠的光芒。
     
 
 
 
他弯下腰,用他那低沉而极具诱惑力的嗓音轻轻说道。
 
 
 
 
 
    
“逮到你了。”
  
    
 
 
 
 
TBC.
让我看到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送给你们一句话。
     
 
                 『在意什么就被什么折磨。』

 
 

评论(8)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