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农坤】上瘾 C3.

 
 
*落魄小生农×当红明星坤
*时间设定为白汾酒解散后
*脑洞产物  文笔没有
 
 
 
     
        『想来我也爱你。』
 
 
 
 
陈立农觉得自己最近真是见了鬼了。
 

 
自从那次不欢而散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再出门。作为一个艺人,他的生活似乎过得太过于悠闲了。每天日上三竿才起,饿了就自己下点挂面凑合凑合,到楼下超市买点熟食配两杯烧酒,就算改善生活了。
 
 
 

收到经纪人的夺命连环call时,他正瘫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看着世界杯。
 
 
 
电话那头经纪人的声音很是愤怒。
 
“陈立农!你这明星到底还想不想当了!我给你千辛万苦求来的活动你倒好,说不去就不去了!你以为自己还是当初那个全世界巡演的大明星吗?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陈立农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出经纪人咬牙切齿的模样。
 
 
“再这么下去,这圈子里谁还会看的起你!”
 
 
“呵。”陈立农调大了电视的音量,冷笑了一声。
 
 
 
“这不用你说。我也……挺看不起我自己的。”
 
 

叫嚣的声音突然陷入沉寂。
 
“我……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总之,你现在打开微博看热搜第一条,之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也明白怎么做。这次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你自己看着办。”
 
 

陈立农盯着被挂断的电话看了一会,无所谓的笑了笑,伸了个懒腰。电视上的比赛已经进入白热化,他立刻把经纪人的话抛在脑后,又开始聚精会神的看比赛。
 
 
 
 
但是在不到五分钟后,房间的门被疯狂拍响后,陈立农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知道今天晚上自己是一定不能消停了。
 
 
 
 
他踢踏着凉拖走过去,猛的拽开房门。一个人就这么直直的扑进他的怀里。这人身上冲天的酒气熏得陈立农直皱眉头,他本能的想推开,手顺着人的肩膀一路滑到手腕处时,往外推的力道立刻硬生生收了回来,一只手揽过他的肩头,另一只手放在腿弯处,将人轻松抱了起来。
 
 
 
 
 
陈立农看着蜷缩在自己臂弯里眼睫毛扑闪扑闪的蔡徐坤,无奈的叹了口气。
 
 
蔡徐坤的手腕处有一个纹身。那是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蔡徐坤非要吵着拉他去纹的。他劝了几次无果,也就由他去了。那枚黑色花体字母N曾被他几千次几万次的摩挲过。
 
 
 
 
他只是很不解也很头疼,蔡徐坤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还喝了这么多酒。
 
 
 
他把蔡徐坤抱上床,脱掉鞋子,把被子的边角掖好。
陈立农双手支在他两侧,微微凑近了些,直勾勾的看着已经陷入沉睡的蔡徐坤。他千方百计躲着的人,主动送上门来,这如果把持不住……可就不怪他了啊。
 
 
 

他狠了狠心,闭眼重重的吻下去。舌尖贪婪的描摹过红润的唇,将每处的芬芳都尽情的收入囊中。但他很识时务的没有把舌头伸进去,怕惊醒了身下的人,到时候小猫咪又不知道该怎么挠他了。
 
 
 
 
一吻将尽,陈立农意犹未尽的砸了咂嘴,直起身准备离开,却被脖子上突然缠上来的手拉着又扑在了那柔软的唇上。陈立农愣愣的还没反应过来,蔡徐坤已经主动松开了紧闭的牙关,柔软的小舌灵活的勾住他的,把他往更深的温柔乡里带。
 
 
蔡徐坤的眼睛本就生的漂亮,此刻又被亲的蒙着一层水汽,湿漉漉的眸子里倒映着陈立农的影子,让陈立农只想把他揉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他的手揽过蔡徐坤的腰,舌尖长驱直入,将蔡徐坤口腔的每个地方都扫荡了一遍。唇齿贴合的地方拉扯出色情的银丝,蔡徐坤的唇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直到蔡徐坤被亲的浑身软的像没了骨头,呜呜的往外推他时,陈立农才放过了他。他很快感觉到自己身体某个部位正在悄然发生了变化,在一切变得不可收拾之前,他迅速冲向了浴室。
 
 
哗哗的水声响起,陈立农盯着镜子里自己因为情欲的刺激而通红的双眼,内心的疑惑也越来越浓。以蔡徐坤的性子,如果不是发生什么事,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他突然想起了经纪人让他看微博的话。
 
 
 
 
陈立农草草裹了个浴巾,打开微博翻到热搜。看到高高挂在榜首的红字,他突然明白为什么经纪人说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蔡徐坤节目遭搭档爽约#
 
 
#蔡徐坤综艺首秀将冷场被群嘲#
 
 
…………
 
 
 
 
陈立农越看下去眉头皱的越紧。他扭头看向床上睡得正香的人,面容纯净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他的退出是为护他周全,牺牲自己渺小的情感避免他遭受舆论的攻击,他宁愿世人流言的矛头对准自己,也不要蔡徐坤被这世俗的丑恶而牵绊住脚步。
 
 
 
 
可他忘了,若有人存心想要把蔡徐坤拉下神坛,他又怎能真的护的住他。
 
 
陈立农查了一下综艺的录制时间,是四个小时后。这是一档对唱节目,嘉宾两两组合,选择合唱曲目,按照现场观众的投票对嘉宾表演结果进行打分。简单来说就是对嘉宾与搭档默契度的考验。
 
 
 
 

陈立农看着跳出来的本该与蔡徐坤搭档的男嘉宾图片,有些轻蔑的抿了抿嘴。没人比他更懂蔡徐坤对自己梦想的执着,他好心成全他的一片赤诚,绝不准任何黑手将他玩弄于掌中。
 
 
 
不过是一首歌而已。为了他,这世界上,还没有陈立农克服不了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他拨通了蔡徐坤经纪人的电话,让他把人收拾好送到节目录制场地。陈立农套上一件白衬衫和黑色的破洞裤,精心打理了下发型,笑容满面的出了门。临走时还不忘把白色的药瓶塞进了口袋。
 
 
 
 
四个小时后节目录制准时开始。蔡徐坤酒劲还没过,靠着自己多年的舞台经验竭力维持着镇静。他知道台下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在等着看自己笑话。
 
 

主持人嘹亮的声音传来。
“接下来,有请我们的嘉宾登场!”
 
   
走上台来的只有蔡徐坤一个人。但他的步伐始终坚定有力,面容沉静,甚至还挂着礼貌的微笑。
 
 
 
台下传来窃窃私语声。在蔡徐坤想向主持人示意独立完成整首曲目时,身后的门再次打开,和他一样沉稳的脚步声逐渐接近。那身影在他身边站定时,蔡徐坤猛的回过了头。
 
 
 
 
 
他的眼睛里写满了难以置信。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回放般,陈立农也转过头来看他。一瞬间蔡徐坤的世界里只剩下眼前向他露出温柔而坚定的微笑的陈立农。
 
 
 
 
 
 
陈立农假装不在意的回过头去,手指也仿佛不经意般将微敞的领口向外扯了扯。精致的锁骨上一枚黑色字母K悄然出现。
 
 
 
 
 
那是他告诉蔡徐坤自己早已经洗掉的纹身。
 
 
 
 
 
 
 
 
 

清风本无意,明月却昭然。
 
 
安静躺在距离他脖颈三公分处的纹身,暴露在聚光灯下,昭示着他沉默而耀眼的爱意。
 
 
 
 
 
 
   
TBC.
好像甜回来一点了呢。
评论是我写作的动力。🌹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