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农坤】上瘾 C2.

   *落魄小生农×当红明星坤
   *时间设定为白汾酒解散后
   *脑洞产物     文笔没有
    
   
    
    
       『无惧世事变改,还是越难越爱。』
    
  
  
     
    陈立农直到站在火锅店醒目的招牌前整个人还是懵懵的状态。门前的穿的花枝招展的服务生正热情的邀请他往里走,他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被拽着穿过一个个包间和桌椅。
  
  
  
   “帅哥订的是哪间包间啊?”
  
  
   “1……109。”
 
   
 
   他站在包间的房门前,犹豫了好久,才轻轻推开了门。火锅上蒸腾出来的热气扑面而来,将他扑了个满怀。他找到一个空位坐下,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借着氤氲水汽的遮掩认真的看一看五年没有见过的,曾经占据过他全部生命的人们。
   
  
   大家的容貌神态都或多或少有了变化,连以前最爱咋咋呼呼的Justin性子都沉稳了不少,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所有人都在向着更好的方向缓慢而坚定的进步着。
  
  

   只有他,像是被上帝捏造出来后又玩腻的玩偶,无情的丢弃后,是从天而降的沉重而黑暗的现实。
   
  
   看起来虽然不公,但人各有命,他也早就认了。
  
  

   他的目光环视了一圈,却在一个身影上猛的停住,眼神灼热的似乎是要把那人盯出来个洞。
  
  
  
   谁能来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陈立农脑子里噼里啪啦的闪着闪电,像一台经年未曾使用的机器,沉滞而艰难的想要再挤出一丝力气,却在重新光临的主人面前喑哑了言语。
  
  
   凌晨的对话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五年了。丞丞他们想聚一聚。明天晚上七点,还是以前的那家火锅店。你放心……我有个人行程,不会去的。”
  
  
  
   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蔡徐坤,虽然看不清表情,但陈立农想,他一定是笑着的。是那种得意的,胜券在握的笑容。他是吃准了自己一定会来,才唱了这么出空城计。
  
  
    真不愧是……精明的队长大人啊。
  
  
   
   
    点好的菜一盘盘端上来,又被吵吵嚷嚷的队友们争着扔下锅。圆滚滚的土豆和嫩嫩的水豆腐在鸳鸯锅底里翻腾着,满足了一群人的食欲。少年们的面容在美味的诱惑下才逐渐显山露水,在大厂里出道的梦想还遥不可及的时期一起吃火锅的记忆也慢慢鲜活而生动起来。
 
  
 
   “快快快,羊肉熟了!范丞丞你别跟我抢!”Justin拿着筷子冲着想要趁机偷捞羊肉的范丞丞张牙舞爪。
  
  
   “尤长胖你还吃!五年不见你都快胖成球了!”林彦俊拍掉尤长靖举到嘴边的牛肉丸。
 
 
 
  
  陈立农看着或嬉笑或怒骂的昔日好友们,突然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没有人埋怨他,也没有人戳着他的脊梁骨骂他是个人面兽心的叛徒。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原谅自己,尽可能的去包容他或许难以启齿的苦衷。
   但他想要的信任,从来都只有一个人能给。可讽刺的是,偏偏他伤的最深的,也恰好是那个人。
 
  
  
  
  “坤……队长,我敬你一杯。”他落落大方的起身,倒满一杯酒,撞进蔡徐坤恰好看向他的眸子里。蔡徐坤没什么表情,遥遥向他一举杯。
 
 
  
  陈立农将杯中的酒仰头一饮而尽,喉咙里熟悉的刺痛感如梦魇般的缠绕而来。他死死的抠着手心,才把那种不适感强压下去。
 
 
  在他挣扎的空当,对面的人低下头,那双恍若盛满了星辰大海的眼眸瞬间蓄满了眼泪。长长的睫毛遮掩下,泪珠扑簌簌的掉进手心里。他伸手抓住,也抓的死紧,像要抓住什么不可复得的东西一样。
 
  
  
  
  
  
 
  饭局结束。好玩的小鬼朱正廷等人又闹着去唱K,陈立农本能的想拒绝,但尤长靖扑上来缠着他的脖子,硬是把他也拉了进去。
 
 
 
 
  包间里彩色的旋转球灯闪着五彩斑驳的光影。陈立农旁边坐着的就是低着头玩手机的蔡徐坤。本来他想坐在最边上的角落里,但尤长靖非得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在了蔡徐坤右手边的位置。
 
 
  现在的情况……就是陈立农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手脚都不知道该怎样放。偏生一旁的人还跟没事人一样的一言不发,让陈立农恨得牙痒痒。
 
 
 
 
  尤长靖他们抱着话筒不撒手,叽叽哇哇的吵的不行。小鬼还自告奋勇的唱了一首陈立农以前唱过的《女孩》。调跑的乱七八糟,却让陈立农微微弯了眉眼。
 
 
 
  陈立农偷偷看向与他近在咫尺的蔡徐坤。他的侧脸像是造物主精雕细琢的艺术品,完美的毫无瑕疵。红润饱满的唇微微勾起,因为喝了酒而泛着红晕的脸庞愈发迷人。
  
 
   他心里被他栓的紧紧的兽突然有种要挣脱牢笼的冲动。陈立农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向蔡徐坤凑近,一点一点,专注而虔诚。他想,就这么一次,借着醉酒的由头,将日思夜想的人儿搂进怀里,狠狠地蹂躏他的唇,让他从头到脚都只属于他陈立农。
 
  
  
  大概是疯了吧。可他实在压抑了太久了。
 
   
 
 
  在他快要碰到蔡徐坤的脸时,蔡徐坤像是有感应般忽然转过了头。陈立农被吓了一跳,惊慌的要往后退,却被突然埋进他颈窝的人缠住无法动弹。蔡徐坤软软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把全部重量压过来,嘴里呼出的热气一下一下打在陈立农敏感的脖颈。
 
 
 
  陈立农抓过他的手机,发现刚刚这人手机都是拿反的。明明比谁都要惹人心疼,却偏偏比谁都要看起来坚强。陈立农把手覆在他柔软的头发上,心里软的像一滩水。
 
 
  
  他的小玫瑰啊。什么时候才能不再这么让人担心。
 
 
 
  
 
  蔡徐坤趴了一会,坐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望向他,清亮亮的。
 
 
 
 
  “农农……给我唱首歌好不好。”
 
  
  
 
  “小鬼唱的太难听了。我想听你唱。”
 
 
 
  陈立农猛的僵住。麻痹的痛感沿着血脉的纹路瞬间爬满整颗心脏,隐瞒的爱意在即将抽丝剥茧的时刻戛然而止,在囚笼里左冲右突的困兽也逐渐偃旗息鼓。
 
 
  明明是炎炎夏日,陈立农却觉得如同一盆冰水兜头浇下,连骨头里都进了冰碴子。
 
 
 
 
 
  “你给我唱首歌,不管以前发生什么,”蔡徐坤见他不说话,又靠过来和他鼻尖对着鼻尖。
 
 
  “我都不怪你了好不好。”他的声音都带上了撒娇的味道。
 
 
 
 
  聪明如陈立农,怎么听不出他言语中的乞求。蔡徐坤是多么高傲的一个人,虽然他从来用谦虚的举止掩饰的很好,但天生傲骨,从不肯向任何人低头。如今为了他退到这种地步,陈立农本来是该高兴的,但他连一点笑容都挤不出来。
 
 
 
 
 
  在黑暗里滋生的秘密,就该死在黑暗里。终其一生,他都不会让他知晓。他只想自己在蔡徐坤的记忆里,永远是那个初次见面,穿着粉红色衬衫,笑容灿烂,用清亮而温柔的声线唱着情歌的少年。
 
 
  
 
 
  他何尝不曾想过挽回。但他比谁都清楚,他不能这么做。
 
 
 
 
 
  “对不起……坤坤。我不能。”
  陈立农低下头,不敢看蔡徐坤的眼神,推开他连句告别都忘了说,打开包间的门落荒而逃。
 
 
 
 
 
 
 
 
 
 
 
正因为我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所以我也不能容许任何人毁了你。包括我自己。

 
 
  陈立农忍了很久很久,还是没有忍住,将脸藏进手心里,五年来第一次哭了出来。
 
   
 
 
 
 
 
 
TBC.
好像有点虐……后面会甜的哦。
 
  

   
   

评论(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