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伴我同行

*好久没出现了 觉得这篇写的不好所以写完手稿就没想发上来 今天突然看到  想着还是发出来 就当是纪念好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  前文链接点头像
*前世今生梗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如此奇妙,相遇便是一切情节的开端。他们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

白曜隆发现王昊并不像宫人口中所传的那样冷漠孤傲,不近人情,相反,王昊每次跟他待在一处时完全没有身为一国太子的架子,时不时流露出的可爱的小表情让白曜隆的心上好像有小猫的爪子在挠,痒痒的,喜欢的紧。王昊不喜欢宫里死气沉沉的气氛,总爱得空就到他的府上找他。白曜隆自然求之不得,便约他同外出散心。他们在草长莺飞的二月天里在草原上放马驰骋,在烈日炎炎的盛夏时节下河捉鱼,在飘着枫叶的深秋去吃客满的楼外楼,在漫天大雪纷飞的隆冬踏雪寻梅。他们一起走过了五个春夏秋冬。
 
有暧昧的情愫在白曜隆胸腔中悄然滋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发酵膨胀。他望向王昊的目光逐渐蓄满了温柔的深情,内心涌动着想要拥有他的强烈欲望。但身份的差距犹如一道天堑横亘在两人之间,他在短暂的犹豫后决定将无处安放的情感埋在心底,他的情窦初开,将同那长眠在地底深处的宇宙残骸般,永远无人知晓。

命运总是在沿着既定的轨迹前行,人和人短暂的相遇与分离,在时光的洪流中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换来浮生若梦的须臾。在能爱的时候便爱吧,在咫尺未成天涯,相见不如相忘时。
  
 
太子生日宴。
金碧辉煌的大殿里五光十色的宫灯流光溢彩,宴席上觥筹交错。

白曜隆坐在王昊左边下手位置,白皙修长的手指握住琉璃杯盏,缓缓晃动着杯中晶莹的液体。他望着王昊在众人簇拥间谈笑风生的模样,内心渐生出些许微妙的不安。
 
皇帝也很高兴。苍老的面庞上泛着些许红润。

“今天趁着这个机会。朕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喧闹的场面顿时安静。白曜隆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王昊。

王昊乖巧的站在大殿中央。皇帝看他的眼神满是怜爱,“太子,你也到了娶亲的年纪。朕先前同你说过的与李家小姐的婚事,下个月十五便办了吧。”周围官僚一片恭喜之声,白曜隆觉得自己的血液沿着血管一寸寸冻结,在他发现王昊脸上并无任何不情愿的神色后。
 
挨到深夜散席,白曜隆把自己灌得烂醉。躲在阴影里,在王昊经过时猛的抓住了他的手,手心相贴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王昊手心同样的冰凉。他笑,眼前王浩东的脸都是模糊的。
 
“你要娶亲,怎么不告诉我?也好让我备些薄礼。”冲天的酒气里透着不易察觉的委屈,却还是让王昊捕捉到了。
 
他的心软的像水,他轻轻捧起白曜隆的脸,眼神明亮,笑容温暖。“我喜欢你。”他扬了扬嘴角。
 
“你也喜欢我的,对不对?”白曜隆愣住。王昊凑近他的脸,将自己的唇温柔的印上他的。相贴片刻后分离,再相贴,再分离。第三次时,白曜隆伸出手猛的把他抱在了怀里。带着酒气的吻铺天盖地的席卷了他。
 
“带我走吧。离开这里。”王昊抵着他的额头,如梦呓般的喃喃着。
 
“好,天涯海角,我都陪你去。”
那是他们最初的吻,一个人无心的情话,却往往让另一个人当了真。
 
  
王昊猛的从冗长的梦境里惊醒。他在黑暗里发出粗重的喘息,背后冷汗淋漓。梦境在这里戛然而止,像是故意规避最后的结局。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做这样的梦,梦里的情景太过逼真,逼真到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曾生在那样的年代,和身为少将军的白曜隆相爱。他想起那天白曜隆和他说过的话,心里有些想法逐渐成型。他一定是错过了什么。
 
手机铃声陡然拉回他的思绪。
他接起。电话那头贝贝额的声音在抖,“老万,快来,小白出事了。”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