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希_💦

霸王传说

*ooc是作者的锅
*今天买到了心爱的毛衣
开心  加更走一波
 
 
 
07.
白曜隆与王昊的关系,说来话长。
那段时光仿佛是鲸沉在海底温柔的呼吸,是深海里浮沉的星点光亮。
又像是儿时没人要的玩具熊,被岁月逐渐尘封,成为被遗忘的过往。
但不必担心,他们有的是来日方长。
 
  
08.
疼。浑身都疼。没有处理过的5火烧火燎的刺痛着他的神经。王昊手捂着肚子在不大的床上缩成一团,嘴里一遍又一遍喃喃着。
 
没关系,没关系。
 
他已经习惯了挨打,所以真的没关系。
他还承受的了,反正也没什么比现在更糟糕。所以真的没关系。
 
 
可泪水还是不听话的淌了满脸。
 
他本来以为此生和白曜隆再不会有任何交集,白曜隆再次出现以后,他还心存侥幸,以为能和他呆在同一片屋檐下。可能是日子真的过得太安稳了,连他自己都快要忘了,他是罪人的这个事实。
 
 
床头柜上的手机里静静躺着一条简讯。显示为已读。
 
“王昊,我们不要再有牵扯了。既然我来了。你就离开吧。”
 
 
坏人活该被千刀万剐。是他罪有应得。
 
 
 
 
09.
王昊清楚,白曜隆有多讨厌他。他也知道,只要白曜隆开口让他走,他就没有拒绝的可能。但他担心他走之后,白曜隆在班里的处境会更艰难。自己在这里,起码可以让他少受些苦。
 
 
王昊端着打好的饭坐在白曜隆对面时,白曜隆直接摔了筷子。
 
“收起你那假惺惺的样子吧。不需要你来可怜我。”白曜隆眼睛里乌云密布,强忍着怒火。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他想要解释,却无力的发现任何语言都苍白的可笑。他哪里还有担心他的资格啊。
 
 
“你早干嘛去了?!”
白曜隆几乎是吼出来的。无视餐厅里其他人探寻和好奇的目光,他连一个眼神都没再给他,快步走了出去。
 
王昊望着白曜隆逐渐长开而宽厚的背脊,暗暗做了决定。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之间走向绝境。他起码要做些什么。
 
 

语文课。
女魔头破天荒的起了文艺范,不再讲枯燥的令人昏昏欲睡的专业知识,而让他们每个人用五句话讲一个故事。新奇的提议成功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气氛逐渐热烈。她拍了拍桌子,示意安静下来,问有没有人愿意发言。
 
 
王昊缓慢而坚定的举起了手。
 
他站了起来,整个人终于收起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流痞模样,脸上的神情是从未显露于人前的真挚和执拗。
 
他开了口。
 
“我的梦想是当一名足球运动员。”
白曜隆的脸色瞬间凝重。
 
“教练说想去首尔踢球就要当一甲。”
 
“而想要离开就要挨打。”故事的走向让人摸不着头脑,有小小的议论声传开。
 
“在挨打的时候被打断了腿。”

老师有些犹豫的打断了他。“王昊啊,讲的故事必须是真实发生过的……”

“我明白。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
  他深吸了口气,闭了闭眼睛。手指握得死紧。
 
“毁了我的梦想和人生的混蛋,”
 
“就是王昊。”
班里瞬间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王昊沉默的站在那里,像一座悲伤的雕塑。孤独的从尘土中仰望。
 
 
如同一个悲伤的电影终于开了场。往事逐渐褪去华丽的外衣,露出原本狰狞而丑陋的模样。
 
 
喜欢一个人,会悲哀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10.
王昊在去送快递的路上接了个电话。

“王昊。我约了白曜隆,你不来看看么?”李泽懒洋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夹杂着风声。 
 
他直接调转车头向郊外疯狂驶去。冷汗爬满了他的后背,连闯了多少个红灯他不知道,只想着快点再快点,一路踩着油门飙到了目的地。
 
“哟,来了啊。”
白曜隆抬头看了他一眼。眼里的情绪晦暗不明。
 
王昊跳下车就跑了过来,站在白曜隆身前,把他护在身后。
 
“高中区霸王,是你吧?”李泽问白曜隆。
 
眼见着王昊的身形猛的一僵,白曜隆笑了笑,“废话真多。”
 
李泽怒极反笑。混乱中不知道谁伸出了脚,猛的踹上了白曜隆的右腿。
 
白曜隆顿时站立不稳,跪在了地上。瞬间处于劣势。王昊半护着他也力不从心,一场恶战过后两个人双双歪倒在草丛里。他听见白曜隆剧烈的咳嗽,还吐出了几口淤血。心里的野兽缓缓抬起了头。他慌了。
 
 
李泽捡了块大石头,朝他们慢慢走过来。王昊立刻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在他的手伸向白曜隆时,大吼一声扑了过去。
 
他像被插上上了电源的机器,身形快的让李泽根本看不清。他的攻击全部被轻松化解,反倒是对方利落而迅猛的飞踢让他躲闪不及被踹倒在地。那一脚蓄积的力道,让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快要裂开一样。
 
王昊并没有停手。他压在他身上勾起拳就向他劈头盖脸的砸去。他的耳边全是当年清晰的骨骼碎裂声。眼前晃的都是白曜隆痛苦而绝望的脸。那个夜晚日日夜夜在他的梦境里重演,如跗骨之蛆般纠缠了他好多年。
 
他大概是疯了吧。只知道一拳,又一拳。有血溅到他的白衬衣上。
李泽再没有还手的力气,意识逐渐消散的时候,他才醒悟,自己一直以来,都好像弄错了一件事情。
 
而错的更离谱的是,他低估了白曜隆在王昊心里的位置。
 
荒凉的郊野里,王昊背着光,眼里的黑暗汹涌着。
 
 
空气中尖锐的警笛声由远及近,红色的指示灯在黑暗里闪烁。
 
他拎起李泽的衣领,啧了一声,笑了。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动他的吗。”
  
 

野兽发出沙哑的嘶吼,睁开了血红色的眼睛。
 
 
  
 
我愿成为瞎子,从此我们都没有光明。
 
 
我无法行走,你无法苏醒。
 
 
  
 
 
TBC.
好了,要去吃泡面啦。
大家食用愉快。^3^
 

评论(2)

热度(17)